微商、直播带货被国家“正名”!

时间:2020-07-20 10:02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        浏览:

情之下,数字经济展现出强大的活力和韧性,成为了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。7月15日,包括国家发展改革委、中央网信办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教育部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、交通运输部、农业农村部、商务部、文化和旅游部、国家卫生健康委、国资委、市场监管总局、国家医疗保障局在内的十三部门,联合发布了《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》。

意见首次明确提出了15个新业态新模式,并就支持鼓励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、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进行了全面部署。
 

值得一提的是,新个体经济将进一步降低个体经营者线上创业就业成本,支持微商电商、网络直播等多样化的自主就业、分时就业;大力发展微经济,鼓励“副业创新”,支持线上多样化社交、短视频平台有序发展,鼓励微创新、微应用、微产品、微电影等万众创新;引导“宅经济”合理发展,促进线上直播等服务新方式规范健康发展;强化灵活就业劳动权益保障,探索多点执业,支持建立灵活就业、“共享用工”服务平台,探索适应跨平台、多雇主间灵活就业的权益保障、社会保障等政策。

微商继续前行,法律仍待规范

这是国家层面首次公开发声支持微商,并且是多个部门联合表态。思埠集团董事长吴召国感慨,“微商终于得到国家层面的认可了,被鄙视了7年了。”不少微商人士也喜大普奔,表示“微商们终于熬出头了”、“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”!

然而,也有不少人对此提出质疑。“微商企业有几家具有真正的科研实力和生产实力、售后服务实力的?”有业内人士匿名指出,“除了玩模式吸引人,有保障的微商企业很少,拥有研发生产工厂的更少,韭菜倒是割了一波又一波,真正赚钱的基本是总代,囤货族都在为这一商业模式交智商税。发展快不代表长久,尽管是国家层面进行提倡和支持,但微商企业鲜少有这个硬实力。”

诚然,化妆品是为最热门的微商产品之一,其代理模式早已形成较为完善的产业链,而传统意义的微商品牌基本都是代理模式、多级分销为主,也有许多微商品牌转型社交电商,实则大体规则玩法与此前并无二致。

微商最常被人诟病的,一是以社交平台微信作为交易平台,交易过程中容易导致主题难追溯、交易性质难确定等不可控问题。

“电商法规定对进行电子平台交易的都要主体登记,但对于‘零星小额’交易可免登记,这就让许多微商有机可乘。而且微信交易并没有专门的规定进行约束,导致当下微商问题层出不穷。”北京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如是指出,而且微信交易具有半封闭性质,和淘宝、京东等的公开点击购买方式存在差异。尽管微商在销售方式上有的已可借助电商平台、第三方APP或结合线上直播辅销,但多数仍是以简单的转账记录为凭证。

二是品牌一旦打上“微商”烙印,就似乎背负着原罪,想要培育出线上高端品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在人们的潜意识中,部分微商品牌会以“假洋牌”造势,更有甚者会找“黑作坊”负责代加工,尽管目前境外注册的公司、个体户等已无法再通过“境外委托”的方式进行国产非特备案,大多数也都会找深具影响力的代加工厂负责生产,用以提高品牌的整体品质,但其自主研发能力仍是极为匮乏,即便营销造势不断,代理模式却难以同步提升。此外,微信销售既没有流量成本,又没有促销成本,利润甚至可达至电商的3倍以上,这也让不少从业者对其侧目。

但,存在即合理。且不得不承认的是,微商品牌在私域营销领域做得尤为出色,也由此博得了不少品牌和实体商家的争相效仿。

疫期实体经济严重受挫,许多商家通过微商朋友圈、社群秒杀等方式卖货,有效地解了燃眉之急,而这些方式都被证明是微商的“惯用伎俩”。“微商的本质和价值已经被新零售和电商平台取而代之。”有业内人士表示,“事实上,无论是电商、实体、社交电商都只是销售渠道的一种,不能因为新兴渠道而否定产品或品牌本身,好的产品是适合多元化销售渠道的。”

目前涉足微商的传统品牌不胜枚举,其中不乏欧诗漫、一叶子等国内知名品牌,且梵蜜琳、TST等微商原生品牌的崛起,这种品牌化的发展也在使这个圈层变得日渐规范化。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,全民微商热或将进一步发酵,微信更应加强对于电商交易的规定与监管,也期望国家层面能将电子商务活动全面纳入法治调整轨道,并出台关于微商交易的专门法律。

直播带货纳入正规军,短视频平台风又起

无论是对直播带货的支持、鼓励副业创新,还是对多雇主、跨平台灵活就业权益的保障,这都意味着国家层面在号召人们更多地投入到数字经济的浪潮中。

直播带货早就不是新鲜词,它同样是从社交平台演化出交易模式,并在近两年发展为电商新风口的。

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。这一年,直播电商在李佳琦、薇娅、辛巴等的加持下掀起高潮,李湘、王祖蓝等一众演艺明星的加入,进一步使直播电商赚足了眼球。待到2020年一季度,“宅经济”受疫情影响愈演愈烈,直播带货则成为疫期突围的强有力工具,彼时明星档期又多被取消,陈赫、刘涛、罗永浩等纷纷下场,使得淘宝、抖音等平台直播一片繁荣,2020年的直播热也由此达到了新高度:据商务部统计,仅今年一季度的电商直播场次就超过400万场!

7月6日消息,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、国家统计局曾向社会发布了一些职业发展出的新工种,如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增设“直播销售员”,人们熟知的“电商主播”、“带货网红”也有了正式的职业称谓。同时,教育部也进一步明晰了高校毕业生就业统计相关指标含义,明确将开设网店归为“自主创业”,公众号博主、电子竞技工作者等算作“自由职业”。

直播行业也着实为扩大就业增加了扩面。招聘网站数据统计称,春节后复工的一个月内,企业整体招聘职位数与招聘人数均呈双位数下降,但直播相关职位数却同比上涨83.95%,招聘人数增幅更达132.55%,除全职岗位招聘量上涨外,相关兼职岗位数同比增长166.09%。就浙江西部某小镇的电商公司HR向记者表示,其招聘抖音主播月工资便达10000-15000以上,且夜班兼职主播也可达到相当高的工资水平!

直播带货已然成为电商企业标配,此次新个体经济的强调则又对数字经济的重要性进行了重申,并且抖音、快手等平台或将优先成为“副业创新”的最佳根据地。

但直播带货不是电商的特权,除了淘宝直播和抖音快手短视频直播外,基于微信端的私域直播实则也在美妆实体零售领域迅速发酵,旺香婷、亿莎等美妆连锁创始人亲身直播、宣传造势,各大连锁的BA也开始向主播化培养,通过私域直播承托至微信社群或微商城等平台完成成交,此点则又与微商的私域模型相通,规范化同样势在必行。

无论如何,是时候考虑给自己发个offer了,摆地摊、做微商、做直播、拍短视频……创业形式不限,但零售本质得谨守。
 

免责声明:以上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,如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